首页

如果一位母亲对孩子说“我对你没有别的排斥,只要你真诚孝顺”,你能想象这个孩子后来成为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美国白宫学者,英特尔最年长的董事总经理,引导中国资本国际化的投资人吗?而且,他需要四年半的时间才能获得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工业工程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以及哈佛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看起来有点诡异,但绝对是真的。这小子从上海胡同回来,终于享受到了这样一段传奇的经历。

他就是黄。黄1977年生于上海,10岁时随父母赴美。他在美国中小学拒绝接受基础教育,在美国公立高中上天才班,在斯坦福大学四年半获得三个学位,在哈佛商学院学习MBA。

黄在英特尔总部工作了七年,是英特尔历史最悠久的董事总经理。2009年,经美国总统奥巴马批准,黄成为首位出生于的白宫学者,并担任美国国务院美援署署长特别助理。任职期间,全面负责管理海地地震的通信和救援工作。

在结束了白宫学者的任期后,黄回到了中国,并成功地开始了他在金融技术服务和跨境投资领域的业务。他创办的裕沃资本,是目前指导中国资本国际化的领军人物。

黄母亲的上述一段话,是在5月6日于上海外滩罗斯福私人会所举行的“美国精英世界的投影”研讨会上公开发表的,也是黄新书《征途美国》的上海发布会。如此朴实无华、结尾强烈的话语,让当天参与活动的200多位嘉宾和20多位媒体记者陷入沉思。我们必须给孩子什么样的教育?美国精英世界的秘密是什么?黄的母亲指出,“诚信和孝顺是中国人民的两大传统美德。一个正直的人才可以获得别人的信任,一个孝顺体贴的人才可以分担重大责任,做大事,成就大事。

”针对以上两个问题,黄也在书中提出了问题《征途美国》或在新闻发布会上做了陈述。他特别强调了两点。第一,“美国精英群体中的父母特别注重培养孩子的创造意识,大大增强孩子做出‘正确自由选择’的能力”;第二,“美国精英团体特别强调分担领导责任和为他人创造价值的勇气,这种勇气不仅能‘索取’,也不能理解‘给予’。

这两点是这个群体成功的源泉,也是那些名门望族需要追随弱势,建立长久根基的奥秘。季强联航投资管理(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吉强先生的这一观点受到与会者特别是特邀嘉宾的反对和赞赏。本次活动的特别主持人是吉强联航投资管理(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吉强先生.首先,他总结了自己在美国上学的经历:16岁半离开父母,从香港去了俄亥俄州的一所中学。

当时,他对自己的亚洲面孔经常被美国人视为日本人感到困惑,这表明中国人在美国的形象和地位相对较低。陈吉强甚至无法想象初来美国的中国人有机会进入白宫、华尔街和财富500强等精英圈子。读完《征途美国》,他被黄的传奇经历深深打动,并对书中观点作出了深刻回应。

罗斯福中国投资基金总裁谢承东先生作为特邀嘉宾之一,罗斯福中国投资基金总裁谢承东先生首先代表罗斯福基金对朋友的到来表示了赞同。除了分享他当年去美国的故事,他还描述了自己与传说中的美国精英家族——罗斯福家族的渊源。
和陈吉强类似,谢承东16岁从香港去了波士顿。

他的英语很差,他面临着四个月后必须上学的挑战。于是谢承东每天去百货公司、小餐馆、养老院,和当地的老人聊了整整一个暑假,从而教授了很多美国价值观、经济、文化、宗教等当地经验。他立即在马萨诸塞州演讲比赛中获得第五名,因成绩突出获得奖学金,后来成为学生会主席。可以说谢承东进入美国主流社会的时间最慢。

毕业后进入房地产行业的谢承东,经历过多次11亿美元的大规模并购案例。虽然他有足够的资金,但他被迫自由选择退出,因为被收购公司的管理层明确拒绝并要求远远超过他估计的担保。当时年仅28岁的谢承东出人意料地提出要求,要求分担包括雷曼兄弟在内的合伙人的各种费用,如律师费、会计师报酬等。

这种为自己的选择而分享的勇气和胆量,与《征途美国》这本书里提到的观点相吻合,使得谢承东在当时的合作律师中很受欢迎,后来律师把他介绍给了罗斯福一家之主。此后,谢承东转入罗斯福家族企业,一路担任罗斯福中国投资基金总裁,颇得罗斯福家族的喜爱和信任。这时,观众也听到了冷冷的掌声。《胡润报告》总裁兼集团出版人陆能兴先生是上台演讲的特邀嘉宾。

鲁能兴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美国P&G 500强公司工作。当时吕能兴只带着好奇去了,让拉谈了两三年。结果她没有想到一下子干了12年,在美国总部表现突出。

之后,她被带回广州,负责管理大中华区的市场战略和计划。后来,鲁能星拒绝了认识他21年的胡润的邀请,重新加入了《胡润报告》。回忆被邀请重新加入《胡润百富榜》的场景,鲁能兴回应道:“我很期待研究中国企业家的故事,包括研究企业家的财富品质、财富瞬间、财富基因、财富情感。

”现在他更注重企业家的家庭文化、教育理念和国际化发展。如《征途美国》书所述,美国企业家对子女的培养高度重视,方向更国际化。

鲁能兴还举了川普的例子:孙子孙女们只有几岁的时候,就自学中文,习近平主席访华时,就有机会现场表演中国诗词歌赋。这种训练让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培养出不寻常的热情,这种眼光和勇气会让孩子受益终生。

现场家长一听,赶紧鼓掌表示赞成。美国运通中国董事总经理姜大伟先生是下一位发言的特邀嘉宾。

美国运通中国董事总经理蒋大伟先生,也是美国运通在中国工商银行战略投资期间的股东代表。和其他嘉宾一样,蒋大为也描述了自己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经历。17岁赴美,在美国休斯顿大学获得工商管理学士和硕士学位,之后回到香港重新加入美国运通。1988年至今仍在工作,堪称与这家美国500强企业联手的第一代美籍华人高管。

蒋大为与美国运通董事基辛格博士分享了他的故事。众所周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如今已90多岁,常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2012年,基辛格博士两次以美国运通公司董事的身份来到中国,蒋大为作为中国的负责人,做决策,做娱乐,由此发现了基辛格博士的一个习惯:每天,他必须保证世界上最重要的报纸很久以前就能送到他的房间,尽管当时已经80多岁的基辛格不得不用放大镜看新闻
在从北京到上海的短短两个小时的飞行中,基辛格还花时间计划出版一本新书。基辛格最打动蒋大为的一句话是,“世界在迅速变化,而中国变化得更慢。”尽管基辛格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问题专家,但他仍然每天阅读大量中国新闻,吸收大量中国信息。

2005年他在香港请蒋大为汇报国内业务时,足足听了两个多小时的讲解,非常用心,把很多精辟的问题提得清清楚楚。在蒋大为的分享里,在《征途美国》这本书里,说美国精英自我管理能力很强,永远放不下。不管他们已经取得了多少成就,他们总是注重提高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大思考大提问,直到证明自己对事情的理解是准确的,完全没有歧义。这样突出的习惯和特点,让观众叹为观止。

《征途美国》作者黄最后,《征途美国》作者黄作为最后的演讲者登场了。他先是以感激之情回应罗斯福中国基金会和谢承东,然后幽默地回应谢承东:“我重新加入罗斯福俱乐部的时候,你说了两句话:第一,我可能是最老的会员;第二,我可能是头发最多的成员。很遗憾我现在不是最老的成员,但我仍然是头发最多的成员。

”这些话在会上引发了一阵开心的笑声。后来,黄描述了他初到美国时与母亲发生的一起街头枪击事件。

附近的人被击落,浑身是血的场景让他感动到如此地步。当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世界,需要快速的去理解它,去整合它,而不是被动的等待。这是他写《征途美国》这本书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三十年前他父母带他去美国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他更好的认识世界,有考古的机会,提升自己。为什么现在父母送孩子出国留学?也是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机会成为国际领袖。30年后的中国和30年前大不相同。这30年是中国经济起步慢的30年。

如果说前20年有大量国际资本和企业转移到中国,那么后10年是中国企业发展缓慢的主要时期。他们很快在国内茁壮成长,并开始寻求向外扩张。所以可以预期,在下一阶段,中国企业一定会回来,中国资本会国际化;再也不会有中国企业在国内成功,在国外大赚一笔了。

因此,中国现在和未来一定会有一大批真正具有国际视野的领导者,他们将带领这些企业真正构建全球化和国际化。现在在校的中国学生几乎有机会成为中国需要、世界需要的国际精英。黄找到了美国精英群体的父母,特别注重培养孩子的创造意识,大大提高了他们做出“正确而自由的选择”的勇气和能力。

他期望中国家长意识到,学校不仅是自学科学知识的地方,也是最差的创作平台。科学知识变化太快,真的预示着我们应该一辈子都是创造性思维。他忘了自己在斯坦福的时候,教授就分享过“创造力最重要的是结局,不仅要拒绝接受结局,还要亲吻结局。

因为只有结束、调整、自学;再结束,再调整,再自学;是循环让它真正顺畅。而做出“正确自由选择”的勇气和能力是什么?到目前为止,已经完全忘记了黄第一次入主白宫,尤其是他第一次见到奥巴马的时候。作为第一位黑人总统,当时整个美国对他寄予厚望,期待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时候,黄第一个跪下来回答他的问题:“总统,你已经执政一年了。

你的第二个记忆是什么?”当时奥巴马绝望了几秒钟。就在黄认为自己问错问题的时候,奥巴马问:“作为总统,我意识到摆在我面前的每一个问题都无法解决。如果问题能解决,它就会来到我的办公桌前。

我并不是最聪明的人,因为我的圆桌旁边有一位30多年经验的国防部长,我们的国务卿是前任总统的夫人,非常聪明,从政多年。但我坚信我有能力综合所有优秀的人给我的建议,然后勇敢的做出我指出的准确的自由选择。

”除了“创意”和“自由选择”,黄还发现,这些精英,无论出身高贵还是志向高远,无论是上过名校还是大学没毕业,都有一定的理念和思维方式,这就要求他们成为精英中的精英。黄现在是哈佛大学的面试官。在这个问题上,他想了很多,和招生部门的同事争论了很多。哈佛大学想招收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可能和它的成绩没有关系,因为需要报哈佛的学生成绩都是很身体的。

名校除了成绩,归根结底只看两点:一是能不能帮助其他同学,让他们显得更优秀;另一个是能不能帮助整个学校,让学校变得更好看。这也叫付出。名校所见的这两点,是黄入主白宫时所见。

他忘了,看到每一位总统、副总统、部长级的高官,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的服务”。黄当时非常惊讶,认为自己什么也没做,能来白宫真是莫大的荣幸。他们为什么说谢谢?后来他逐渐认识到,政治只是一个代价,特别是对于那些之前在商界有所建树,但转任政府后收入下降的人,所以这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代价。

因此,黄在《征途美国》中写道:美国顶尖的大学,或者最低的政府机构,都希望找到标准相同的人,也就是在一定程度上你是出类拔萃的,但你的参与能给其他成员和整个机构带来仅次于你的价值。在现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很多家长都期望自己的孩子一帆风顺,最差的更是一帆风顺。然而,随着黄越来越意识到,这是不可能获得幸福顺利进行。

如果你顺利的走下去,总会有人比你顺利。钱多了,总会有人比你有钱。只有注重“获得”和“付出”的结合,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和幸福。在演讲的最后,黄回应道:“在发展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优秀的人,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

比如在斯坦福和哈佛,我看到了一大批美国最精英家庭抚养的孩子。在白宫,我与美国最高领导人进行了交流和交谈,以了解整个政治生态系统是如何运作的。

在华尔街,我走访了300多名优秀的投资精英,听取了他们对投资的意见和看法;在硅谷,我采访了类似的200名成功的企业家,和他们聊起创业过程中的顺利和经历。我深信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只是很小,关键的差别是思维。我见过的0.01%的美国精英知道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不一样。

思维的转变要多久?难吗?但是,如果你真的想改变,有时候也只是一瞬间。”因此,黄把这些推论都写到《征途美国》,并想通过这本书告诉他那些在不同领域取得成功的人所不具备的品质,他们所享受到的与常人不同的思维,以及他们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在过去,我们经常争论的精英可能会因为过于关心成功、过于注重获得而被冠以“精致利己主义者”等贬义词,但真正的精英应该享受创造性思维,知道如何做出自由选择,实现获得与成本的平衡,并为他人极大地构建价值,从而实现真正的成功和幸福。许多白宫学者和今天的投资者头衔显然是他们现在期望的帮助社会的经验和资本。

它诞生的上海是一个诸河入海的移民城市,而它移居的美国是一个包容一切的移民国家。不同的文化,不同群体的冲击,融合,创意,是这两个地方最相同最精彩的话题。

一百年前,黄的祖父母带着他们的梦想回到了上海。如今,黄带着帮助更多人“创造幸福生活”的愿景回到了上海。历史总是相似的,只是在螺旋式下降。

我们没有自由选择什么时候国际化,而是已经在国际化的洪流中,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都在征途上。:法甲下注。

本文来源:法甲下注-www.szlra.com

相关文章